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肺癌治療

早期非小細胞肺癌有必要做基因檢測嗎?輔助和新輔助免疫治療、靶向治療有助于提高手術治療效果

全球腫瘤醫生網2021-10-28肺癌治療7538

  早期非小細胞肺癌有必要做基因檢測嗎?輔助和新輔助免疫治療、靶向治療有助于提高手術治療效果

  “早期癌癥患者該不該做基因檢測”,這個問題的核心,其實是“早期患者做了基因檢測之后,投入與收獲是否對等,檢測結果對后期治療有幫助的可能性有多大”。

  那么,哪些患者需要在早期完成基因檢測、哪些患者不做也行?哪些與早期非小細胞肺癌患者相關的治療以及后續治療,是一定要患者完成基因檢測的呢?

  哪些情況需要做、哪些情況不需要做?

  一般來說,早期的、風險低的非小細胞肺癌患者,比如Ⅰ~Ⅱ期的患者,根據目前的指南與共識,基本上不需要用到基因檢測。對于這部分患者來說,定期復查更重要。

  但要做也不是不行。一份早期完成的檢測報告能夠有效預防組織樣本過期、病灶樣本不好采集、患者無法耐受新的手術等等各種各樣的不利原因。

  這種時候患者可以有針對性地選擇一些小panel的檢測方案,主要覆蓋那些已經有了靶向治療藥物的重要靶標。既能有效指導后期治療,也比較省錢。

  但是,如果患者在術中發現了一些復發轉移的高危因素,比如已經在血管當中形成了癌栓,或癌細胞侵犯到了胸膜、散播至氣道,那么也需要盡早完善基因檢測,指導術后的輔助治療。

  輔助與新輔助治療,讓手術的效果發揮到"極致"

  就目前來說,非小細胞肺癌的治療策略正在變得越來越復雜且精確。為了進一步發揮手術根治癌癥的效果,術后輔助治療以及術前新輔助治療應運而生。

  這兩種方案各有特點。輔助治療能夠最大限度地幫助手術徹底清除癌癥病灶,而新輔助治療能夠讓許多原本不適合接受手術的患者,病灶縮小、獲得手術的機會。Ⅰb~Ⅲa期的患者,尤其是Ⅲ期的患者,整體的療效都有了明顯的提升。

  最初,放化療是輔助及新輔助治療最主要的手段。而隨著靶向藥物以及免疫檢查點抑制劑在晚期癌癥中的療效逐漸得到認可,精準治療也成為了輔助以及新輔助治療的新選擇。

  我們以非小細胞肺癌最常見的突變類型,EGFR靶點的靶向藥物為例。

  ??颂婺崾墙浀涞牡谝淮鶨GFR抑制劑,也是首款獲得了非小細胞肺癌術后輔助治療適應癥的EGFR抑制劑?;贓VIDENCE試驗的結果,研究者證實采用??颂婺嶙鳛樾g后輔助治療方案,患者的無病生存期比化療翻倍(46.95個月 vs 22.11個月),3年無病生存率同樣翻倍(63.88% vs 32.47%),3級或以上的不良反應還更少(4.49% vs 59.71%)。

  第三代EGFR抑制劑也在這一適應癥上優勢顯著。去年年底奧希替尼獲批了非小細胞肺癌術后輔助治療的適應癥,能夠將患者發生疾病復發或死亡的風險降低79%。根據ADAURA試驗的結果,Ⅰb期、Ⅱa期和Ⅲa期患者的2年無病生存率分別為87%、91%和88%。

  在新輔助治療領域同樣如此。采用奧希替尼進行術前的新輔助治療,術后患者的病理完全緩解率能夠達到69%。

  免疫治療在這一領域同樣有相當不錯的潛力?;趪鴥葐沃行牡慕y計分析結果提示,新輔助免疫治療能將患者的主要病理學緩解率提升至55.6%,其中29.6%的患者為病理學完全緩解?;颊哌x擇的方案多種多樣,包括卡瑞利珠單抗、特瑞普利單抗、替雷利珠單抗、信迪利單抗以及帕博利珠單抗(派姆單抗)等等。

  CheckMate 816試驗的結果,在新輔助化療當中加入納武單抗能夠明顯地提升患者的病理完全緩解率,從單純化療的2.2%提升至24%,跨度超過10倍。

  基于納武單抗+伊匹木單抗(“O+Y”)的臨床試驗結果更出色,患者的術后病例緩解率為50%,其中病例完全緩解率高達38%,比納武單抗單藥更高,腫瘤殘余僅僅9%。

  我們仍需重視的挑戰

  當然,在新輔助以及輔助治療普及的過程中,我們也必須重視,這些方案對于患者很可能會面對的后續治療的影響。

  往近了說,新輔助治療對手術的影響。一些案例報告提示,術前給予患者免疫治療可能會導致病灶周圍的纖維化,進而增加手術并發癥的風險。但在新公布的臨床試驗結果當中我們發現,在實際應用當中這種可能的并發癥并沒有導致惡性的結果,手術結果非常理想。

  往遠了說,更多的醫生與患者關注的另一點則是,前期就應用了這些靶向藥物以及免疫藥物,尤其是如奧希替尼一樣的第三代EGFR抑制劑,是否會影響患者后期復發時的治療,比如出現一些對于對應靶點的藥物耐藥的突變等。

  安全性方面倒是不太需要擔心,靶向藥物和免疫藥物的安全性通常都比化療要好,多項研究當中的不良事件發生率都低于化療。也幾乎沒有患者因為新輔助而失去手術機會。

  總而言之,許多時候抗癌是一場“持久戰”,我們不僅要考慮這一步如何選擇以獲得最大的益處,也要考慮這一步對下一步方案的影響。

  上面說的是預后相對比較好的情況。Ⅰ期患者,以及一部分手術徹底的Ⅱ期患者基本就不太需要往后看了,大家更需要了解的是如何提升免疫力,如何糾正以前的不良習慣、尤其是其中可能致癌的壞習慣,如何加強鍛煉、改善飲食,讓自己變得更加健康。小匯也希望大家手術之后就再也不需要關注“癌癥怎么治療”這樣的話題。

  每個人都不希望用上Plan B,但是每個人都必須準備好一個Plan B。未雨綢繆在很多情況下是有必要的。我們必須在戰術上足夠重視癌癥這個“敵人”,才能爭取最好的結果。

  指導后期治療,將益處發揮到最大

  很大一部分早期的癌癥患者,都希望、并且也有機會憑借手術切除直接根治,擺脫癌癥的困擾。但癌癥是人類健康的“頑敵”,很多時候并不會被輕易地“擊敗”,復發和轉移是與它如影隨形的危機。

  復發的癌癥,以及發展到晚期的癌癥,就必須采用藥物方案來進行全身治療了。

  非小細胞肺癌是精準治療發展最快速、最全面的一個癌種。靶向治療不必多說,和基因檢測基本是綁定在一起的;免疫治療也需要一些特定的標志物的檢測結果來預測療效,判斷患者有沒有機會從中獲益。

  基因突變對于免疫治療的影響有多大?我們曾經在《有人生存期翻倍,有人爆發進展!都用PD-1單抗,差距為何如此大?》這篇文章當中詳細地做過分析。有的基因突變會使免疫治療的效果更好(敏感基因),有些基因突變會使免疫治療療效不佳(低效基因),也有些基因突變的存在,會讓患者在接受免疫治療的時候發生爆發進展,甚至危及生命。

  PD-1單抗療效相關的基因

  除了靶向藥物和免疫檢查點抑制劑以外,基因檢測結果對于化療的指導意義也至關重要。舉個例子,存在ERCC1突變的患者,更容易對鉑類化療耐藥;存在RRM1突變的患者,會對吉西他濱治療耐藥;TYMS表達水平更低的患者,對于培美曲塞治療更加敏感。

  在化療的副作用方面,基因檢測的結構也有著非常重要的預測作用。存在UGT1A1突變的患者使用伊立替康治療,發生中性粒細胞減少、白細胞減少、血小板減少以及腹瀉等不良反應的概率更高;存在GSTP1突變的患者對于藥物的代謝能力可能會較差,對于劑量的耐受能力低,如果按照標準劑量給藥,很可能會發生嚴重的全身性不良反應。

  上述僅僅是幾個比較典型的例子,但從中我們也可以看出基因檢測對于各類治療方案的重要指導意義。

  基因檢測,癌癥治療的"指南針"

  基因檢測就像是癌癥治療的“指南針”,憑借著大量臨床試驗結果數據的支撐,專家們能夠有效利用檢測結果,為癌癥患者指出一條相對更加正確的治療道路。這樣的治療過程,會遠比盲試靶向藥物來得順暢、高效、高質量,患者的生存期也更長。

  早期的患者,可以根據自己的病情、分期,以及最重要的,根據自己的經濟情況,選擇是否要提前完成基因檢測、以及接受哪一種panel的基因檢測。

全球腫瘤醫生網提醒患者:國內細胞免疫治療技術,包括cart細胞,樹突細胞疫苗,NK細胞

TILs細胞,TCR t細胞治療癌癥疫苗等技術均處于臨床試驗階段,未獲準在醫院正式使用。國內患者可以參加正規臨床試驗,在醫生的監管下使用,全球腫瘤醫生網不推薦患者貿然嘗試任何醫療機構和研發機構的收費治療。
本網站新聞資訊、文章、研究數據、治療案例均來自于國內外醫學論文,所涉及到的新藥、新技術有可能還處于臨床研究階段,患者不能作為治療疾病的依據。癌癥治療目前尚無治愈手段,患者需要在醫生的指導下,在醫院接受正規治療或參加新藥新技術臨床試驗。

掃碼關注

微信公眾號
  • 最新靶向藥物
  • 最新臨床試驗
  • 國內外資訊
  • 腫瘤前沿進展

掃碼添加

癌癥病友群
  • 相互交流病情
  • 權威資訊報道
  • 腫瘤專家分享
  • 定期直播義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