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三级色情动漫图片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全球抗癌快訊

瘧原蟲治療腫瘤,瘧原蟲治療癌癥,前列腺癌、卵巢癌等實體腫瘤瘧原蟲免疫療法臨床試驗招募進行中

全球腫瘤醫生網2021-09-29全球抗癌快訊7123

  瘧原蟲治療腫瘤,瘧原蟲治療癌癥,前列腺癌、卵巢癌等實體腫瘤瘧原蟲免疫療法臨床試驗招募進行中

  瘧原蟲治療腫瘤案例

  D先生2013年被診斷出前列腺癌,醫生告訴他病情已經進展,暫時做不了手術治療。D先生的這種情況并非個例,甚至還很常見,由于前列腺癌早期沒有明顯癥狀,病情隱匿,約70%的前列腺癌患者在就診時就已經是晚期。

  目前臨床上主要通過PSA診斷、肛門指檢、B超、活組織檢查等手段對前列腺癌進行篩查。其中,前列腺特異性抗原(PSA)是前列腺癌最重要的早期檢測指標,但PSA數值高于正常值,只是提示有前列腺癌的可能,需要將PSA篩查與活組織檢查結合才可以確診。同時,在前列腺癌治療的過程中,PSA數值也有很重要的臨床參考意義。

  D先生在醫生指導下接受了內分泌治療,開始口服比卡魯胺聯合注射亮丙瑞林治療,通過內分泌治療的降級處理,未來或許有機會尋求手術根治。

  然而2019年,D先生復查時發現了骨轉移,這也意味著先前的治療失效,醫生為他調整了治療方案,改用注射戈舍瑞林維持治療。為了進一步控制病情,同年7月D先生又進行了1周期的化療,但新的治療方案未能見效,此后的復查結果依然提示D先生的前列腺特異性抗原(PSA)升高。

  前列腺癌

  2019年8月,D先生了解到瘧原蟲免疫療法后,與臨床研究組取得聯系,經過一系列的評估后,開始了第1次的瘧原蟲免疫治療,47天的治療過程中,D先生的耐受性良好,治療后復查結果顯示,PSA由原來的47.2降到了34.8。

  回到家中的D先生仍然堅持口服阿比特龍、比卡魯胺、潑尼松進行治療,期間又進行了3周期的“多西他賽”化療,并增加了“戈舍瑞林”內分泌治療。但令人遺憾的是,多次復查結果均顯示PSA持續升高,此時的D先生還出現了雙側腹股溝區的疼痛,下肢行走無力,嚴重時甚至行走困難,不得不依靠鎮痛藥緩解癥狀。

  面對病情的加重,D先生再次接受瘧原蟲免疫治療,經過為期56天的治療,復查PSA從治療前的147降至70.8。治療結束后,D先生開始服用“阿帕他胺”來控制前列腺癌的轉移,但復查時發現,PSA短期的下降后,又開始持續上升,同時他的疼痛范圍擴大到了脊背和雙髖,嚴重的時候行走困難,排便乏力。

  2020年12月D先生申請第3次瘧原蟲免疫治療,復查PSA下降明顯,從治療前的245.4降至128.7。

  瘧原蟲免疫療法治療前列腺癌的數據

  D先生先后接受了3次瘧原蟲免疫療法,復查結果均顯示PSA出現明顯降低。目前,研究組對D先生的病情持續隨訪,關注其病情發展并提供相應的治療指導。

  D先生應用的瘧原蟲免疫療法,實際上是一種用瘧原蟲感染以激活患者的免疫系統的新型腫瘤治療方法。

  最近,中國科學院廣州生物醫藥與健康研究院陳小平團隊提出“癌癥是一種生態疾病,而瘧原蟲免疫療法是一種系統的生態反擊療法”的新理念。該理念以綜述的形式近日于“Cell Communication and Signaling”雜志上發表。該團隊在這篇綜述中總結了他們十多年以來的機理研究結果,并與目前最熱門的免疫檢查點抑制療法的機理進行了比較(圖1),然后提出上述的新理念。同時,他們還初步闡述了瘧原蟲免疫療法治療晚期癌癥的臨床安全和公共衛生安全。

  瘧原蟲免疫療法治療腫瘤的過程

  該團隊提出的“癌癥是一種生態學疾病”的理念的基本內涵是,癌細胞在與免疫系統長期相互作用的過程中,經歷了免疫編輯,從免疫清除到免疫平衡再到免疫逃匿,最終在免疫逃匿階段(癌癥的中晚期),實現了對免疫系統的全面的生態學控制,營造了腫瘤免疫抑制微環境,并通過分泌外泌體的方式,對遠方的免疫細胞和整個免疫系統進行了有效的生態學控制,也就是說,癌細胞營造了一個適合其自身生長和轉移的生態環境,對免疫系統進行重編程,實現了全面的策反和控制。

  瘧原蟲治療癌癥的原理

  因此目前臨床上應用的各種療法,對這個策反了的生態系統,可能都是微不足道的,如果按照目前基于靶點的藥物開發策略,理論上很難找到全面的生態反擊療法,包括針對癌細胞的靶向藥物和針對免疫細胞的免疫檢查點抑制劑,因為這些都是單靶點藥物,就算是將來有一些多靶點藥物,其靶點也可能是很有限的。

  瘧原蟲免疫療法恰好是符合這個理念要求的全面的生態反擊療法(圖2)。瘧原蟲免疫療法首先喚醒和激活被癌細胞催眠的免疫系統,激活的免疫細胞和瘧原蟲感染的紅細胞分泌外泌體作用于任何地方的(包括腫瘤組織內和組織外的)癌細胞,使癌細胞重編程,發生表觀遺傳改變,基因表達譜發生改變,使癌細胞不能分泌招募免疫抑制性細胞(包括MDSC、Treg、TAM和CAF等)的信號分子,同時使免疫抑制性細胞的功能受到抑制,不能分泌抑制免疫反應的效應分子(IL-10和TGF-β),從而系統性解除腫瘤免疫抑制微環境,抑制腫瘤血管生成,切斷腫瘤細胞的營養供應。

  同時,由于解除了免疫抑制微環境,激活的免疫細胞就容易進入腫瘤組織去殺滅腫瘤細胞。在小鼠模型中已經證實,經瘧原蟲免疫療法的治療,腫瘤組織中的T細胞大幅度增加;同時因為解除了免疫抑制微環境,包括T細胞表達PD-1的水平也下調,T細胞分泌效應分子穿孔素和顆粒酶素B的量顯著增加,抗原特異性的抗腫瘤免疫反應顯著增強。另外,瘧原蟲感染抑制癌細胞的上皮間質轉化(EMT),因此可能克服癌細胞的耐藥和復發?;谏鲜鰴C理,他們認為瘧原蟲免疫療法是一種廣譜的通過多靶點和多通路抗癌的生態反擊療法。

  瘧原蟲免疫療法治療腫瘤的原理

  為了進一步探究瘧原蟲免疫療法治療前列腺癌,卵巢癌等晚期惡性實體腫瘤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瘧原蟲免疫療法臨床試驗

  志愿者患者篩選標準

  1. 年齡18--70 歲,性別不限。

  2. 晚期惡性實體腫瘤患者,包括前列腺癌、卵巢癌、甲狀腺癌、肺癌、肉瘤等。

  3. 至少經過一種標準治療方法的治療。

  4. 采用化療或放療治療的患者,距離最近一次化療或放療時間至少28天。服用靶向藥物者需停用藥物5 個半衰期(一般不超過2周)。距離參加其它臨床試驗超過3個月。

  5. 患者生活自理。

  6. 基本血液檢測:白細胞(WBC)≥3×109/L,血小板(PLT)≥100×109/L,血紅蛋白(HGB)≥100g/L,無血液系統疾病。

  7. 患者的溝通能力、理解力良好。

  初篩排除標準

  1. 身體情況較差難以配合治療,例如:不能正常飲食、呼吸困難等。

  2. 有精神病史。

  3. 有嚴重或難以控制的其他系統疾病,例如嚴重心力衰竭、心率失常等心臟病。

  4. 妊娠或哺乳期婦女。

  試驗有無風險,志愿者需要做什么

  此療法目前還處于臨床試驗階段,有不可預知的風險,目前只接收已經經過正規系統治療的晚期惡性實體腫瘤患者。

  志愿者需配合研究者按照研究方案進行治療并完成相關檢查檢驗。參加本研究是自愿的,患者可以選擇不參加或在參加以后的任何時候都可以選擇退出。決定不參加或者參加以后選擇退出都不會對您作出任何處罰,也不會損害患者的任何利益?;颊呷钥梢院歪t生商量其它合適的治療方法,并得到應有的醫療關懷和人文關懷。

內容來源:醫谷

全球腫瘤醫生網提醒患者:國內細胞免疫治療技術,包括cart細胞,樹突細胞疫苗,NK細胞

TILs細胞,TCR t細胞治療癌癥疫苗等技術均處于臨床試驗階段,未獲準在醫院正式使用。國內患者可以參加正規臨床試驗,在醫生的監管下使用,全球腫瘤醫生網不推薦患者貿然嘗試任何醫療機構和研發機構的收費治療。
本網站新聞資訊、文章、研究數據、治療案例均來自于國內外醫學論文,所涉及到的新藥、新技術有可能還處于臨床研究階段,患者不能作為治療疾病的依據。癌癥治療目前尚無治愈手段,患者需要在醫生的指導下,在醫院接受正規治療或參加新藥新技術臨床試驗。

掃碼關注

微信公眾號
  • 最新靶向藥物
  • 最新臨床試驗
  • 國內外資訊
  • 腫瘤前沿進展

掃碼添加

癌癥病友群
  • 相互交流病情
  • 權威資訊報道
  • 腫瘤專家分享
  • 定期直播義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