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三级色情动漫图片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肺癌靶向治療

肺癌靶向治療,多款中國國產肺癌靶向藥物療效喜人,開啟肺癌不化療治療的時代

全球腫瘤醫生網2021-08-19肺癌靶向治療7389

  肺癌靶向治療,多款中國國產肺癌靶向藥物療效喜人,開啟肺癌不化療治療的時代

  近十年來,靶向藥逐漸異軍突起,發展壯大,迅速成為腫瘤治療界的“新寵”,大有取代放化療手段的趨勢。這并不僅僅取決于靶向藥的直接療效,更多的是得益于靶向藥的低毒及副反應小等優勢。

  雖然目前肺癌尚無法徹底治愈,但隨著越來越多抗癌藥的出現,通過長期治療控制腫瘤進展,將不治之癥變成“慢性病“已成為可能。

  通常情況下這些上市的抗癌新藥大多遠在美國,價格昂貴,被稱為“昂貴的國外專利藥”。中國只有少數經濟條件雄厚的患者能夠前往美國接受治療,而多數癌友們只能望藥興嘆,白白錯過最佳的藥物治療時機。

  值得慶幸的是,中國的科研人員經過不懈的努力,目前有幾款自主研發的抗腫瘤新藥正在臨床招募中,這意味著,國內的患者終于有機會免費用上之前望塵莫及的天價抗癌藥!

  ALK突變靶向藥

  有效率83.3%!創新型二代ALK抑制劑CT-707堪稱國藥之光

  據統計,中國每年約有2~7萬人罹患ALK陽性肺癌,占肺癌病人的3%~11%,雖然已有五款藥物獲批,但目前僅有克唑替尼,阿來替尼,色瑞替尼在國內上市,價格昂貴,可及性和高昂的費用這兩大“攔路虎”使得很多癌癥患者“望藥興嘆”。

  近期,由我國首藥控股自主研發的1類創新藥CT-707,也是全新結構的二代ALK抑制劑在國際上大放異彩。在北京協和醫院進行的Ⅰ期臨床試驗數據顯示,不管是初治的患者,還是克唑替尼耐藥的患者,CT-707的有效率均在85%以上,疾病控制率均為100%!這款藥物堪稱國藥之光!

  目前,一項評價 CT-707 治療克唑替尼耐藥的晚期 ALK 陽性非小細胞肺癌患者有效性和安全性的 二期多中心臨床研究,由中國醫學科學院腫瘤醫院牽頭,全國共計36家中心正在招募患者。詳細的入組標準請咨詢無癌家園。

  EGFR突變靶向藥

  新藥TAK-788用于NSCLC EGFR 20ins突變療效突出

  EGFR是肺癌最常見的突變類型,但在這類突變中,有一類比較罕見的突變亞型-EGFR 20號外顯子插入突變,對于各類EGFR-TKI藥物均不敏感,患者治療難度很大。

  Mobocertinib(TAK-788,曾用代號AP32788)是武田制藥研發的一款小分子EGFR/HER2抑制劑,日前美國FDA已授予突破性療法認定(BTD)藥物資格。2020年4月28日,AACR年會報道了1/2期臨床試驗的結果。

  Mobocertinib基于奧希替尼的骨架核心改進,大大提高了對EGFR 20外顯子插入突變的活性,28例可供評估的EGFR 20外顯子插入突變經治NSCLC患者,客觀緩解率(ORR)為43%,中位無進展生存期為7.3個月。

  TAK-788治療數據

  Mobocertinib 160mg每天一次劑量組的多數不良反應為1~2級,常見的不良反應有腹瀉、惡心、皮疹、嘔吐、食欲下降等。

  目前,Mobocertinib對比培美曲塞聯合鉑類一線治療EGFR 20外顯子插入突變復發性或晚期NSCLC患者的三期臨床試驗(NCT04129502)已經開展(美國4個臨床點,西班牙1個)。

  針對EGFR 20ins突變非小細胞肺癌的藥物還有JNJ-6372,我們敬請期待這兩種藥物能夠盡快上市,造福更多的癌友!

  疾病控制率100%,我國自主研發廣譜新藥JMT-101重磅登場!臨床招募進行中

  非常振奮人心的是,2019年,我國自主研發的、專門針對EGFR ex20in患者的新藥JMT-101已經獲得批準投入臨床試驗!并且在2020年ASCO線上會議中,首次公布了這款藥物治療晚期結直腸癌患者的試驗結果,疾病控制率達到100%,引起轟動。

  好消息是,目前JMT-101治療多種實體瘤的Ⅰ期臨床試驗已經陸續開始。其中,治療非小細胞肺癌的Ⅰb期試驗正在招募患者,若想參加臨床試驗請咨詢無癌家園醫學部。

  KRAS突變靶向藥

  KRAS是實體瘤中最常見的癌基因之一,大約30%的腫瘤都存在KRAS突變,包括90%的胰腺癌,30%~40%的結腸癌和15%~20%的肺癌。然而,KRAS靶向藥卻寥寥無幾,KRAS一度成為無藥可用的最難突變。

  9年磨一劍!疾病控制率80.6%!全球首款KRAS靶向藥AMG-510突出重圍

  經過數十年幾乎不成功的研發,Sotorasib(AMG510)終于在2013年被研發成功,成為首個進入臨床試驗的KRAS抑制劑。

  就在不久前,5月28日,FDA批準Lumakras (sotorasib)用于治療攜帶KRAS G12C突變且至少接受過一次全身性治療的非小細胞肺癌(NSCLC)患者。這是目前唯一一款獲得批準用于KRAS突變的靶向藥,也稱為科學人員突破KRAS“不可成藥”的里程碑!

  Lumakras的獲批,使得非小細胞肺癌靶向精準治療又向前邁進一大步!

  經典案例

  這是一位非小細胞肺癌患者,男,55歲,既往嘗試過所有的治療方案,包括化療、厄洛替尼、PD1、dasatinib、M3541,均以失敗告終,使用AMG510(360mg)后,腫瘤縮小67%。在用藥18周后病灶消退到無法測量,已達到完全緩解狀態!

  AMG-510治療效果

  用不到AMG510怎么辦?國藥D-1553崛起,國內患者有救了!

  鑒于AMG510剛剛獲批上市,國人還處于一藥難求的迫切階段,我國的藥企也加大了關于KRAS靶點的新藥研發進程。

  好消息是,針對KRAS g12c突變的各類實體瘤患者,一款國產新藥物——D-1553已經正式開始招募患者了!希望參加的患者可以咨詢無癌家園醫學部了解該試驗。

  KRAS g12c突變靶向藥臨床試驗招募

  KRAS新銳MRTX849瞄準多種實體瘤,疾病控制率高達96%

  Adagrasib(MRTX849)是一款針對KRAS G12C突變體的特異性優化口服抑制劑,在非小細胞肺癌和結直腸癌及其他實體腫瘤治療中展現出良好的療效,有望成為繼AMG510之后第二款獲批上市的KRAS抑制劑。

  1、非小細胞肺癌:疾病控制率高達96%

  51名KRAS G12C突變非小細胞肺癌患者中,客觀緩解率高達45%,這意味著將近一半的患者在接受Adagrasib(MRTX849)治療后,腫瘤病灶縮小了30%以上,并且沒有進展或擴散。

  51名患者中的49例實現了部分(PR)或完全緩解(CR)或疾病穩定(SD),疾病控制率高達96%。

  MRTX849治療效果.

  使用 adagrasib 治療前后的患者 CT 掃描。黃色箭頭標記主要腫瘤的位置。

  2、結直腸癌:疾病控制率94%!

  在可以評估的18名大腸癌患者中,3例患者達到客觀緩解,客觀緩解率為17%,其中兩例仍在接受治療。

  其中17例患者(94%)疾病得到控制,其中12例患者仍在接受治療。18名患者中有10例已經接受了4個月以上的治療。

  3、其他實體腫瘤:疾病控制率100%

  在可評估的其他實體瘤的6名患者中,其中1例子宮內膜癌,1例胰腺癌,1例卵巢癌和1例膽管癌達到部分緩解。2名闌尾癌患者病情穩定。

  所有6名患者仍在接受治療。這意味著疾病控制率達到了100%!

  ROS1突變靶向藥

  緩解率高達100%,國產NTRK/ROS1抑制劑AB-106療效喜人

  Taletrectinib(DS-6051b,國內代號AB-106)同樣是一款NTRK/ROS1抑制劑,最初由日本第一三共株式會社研發,并由我國葆元生物引進國內,并開始進行中國中心的Ⅱ期臨床試驗。

  在本年度的ASCO會議上,研究者公開了AB-106中國中心臨床試驗的初步數據。截至2021年1月15日,已經有22例患者成功入組并接受了AB-106的治療。

  這些患者的中位年齡為54.5歲,18.2%的患者存在中樞神經系統轉移(腦轉移);54.5%的患者曾經接受過系統的化療,31.8%的患者曾經接受過克唑替尼治療。

  根據目前公開的數據,未接受過克唑替尼治療的患者中共有11例已經完成了第一次療效評估,這些患者的整體緩解率達到了100%!

  在不良事件方面,AB-106治療的不良事件發生率總計為81.8%,近1/5的患者在第一階段治療的過程中并未發生不良事件;3級或以上嚴重不良事件的發生率為13.6%,主要包括疲勞、白細胞減少和轉氨酶升高,各1例。

  目前,AB-106的中國中心臨床試驗正在招募患者,有需求的患者可以聯系無癌家園醫學部了解詳情,或進行入組申請。

  MET突變靶向藥

  近年來,MET抑制劑的研究層出不窮,其中沃利替尼、Tepotinib和Capmatinib是目前研究數據相對較多的3個藥物。

  中國首款MET靶向藥——賽沃替尼,震撼上市

  MET 14外顯子跳躍突變在非小細胞肺癌(NSCLC)的發生率為1%~3%,在肺肉瘤樣癌(PSC)中的突變率卻高達31.8%。MET 14外顯子跳躍突變NSCLC對鉑類為基礎的化療耐藥率較高,因此患者預后也較差。賽沃替尼是中國自主原創的高度選擇性口服MET抑制劑,一直有望成為我國首款MET靶向藥。沒想到這一天終于來臨了!

  就在6月22日晚間,中國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NMPA)官網顯示,和黃醫藥研發的小分子MET抑制劑賽沃替尼(savolitinib,曾用名:沃利替尼)已在中國獲批,這意味著中國迎來了首款獲批的選擇性MET抑制劑,這也是全球獲批的第3款MET抑制劑。

  賽沃替尼的此次獲批的適應癥為間質-上皮轉化因子(MET)外顯子14跳變的局部晚期或轉移性的非小細胞肺癌。

  賽沃替尼臨床試驗申請

  DCR達94.4%,伯瑞替尼治療MET異常NSCLC前景廣闊

  伯瑞替尼(PLB-1001,CBT-101)是一種有效的高選擇性c-MET抑制劑,在體外和體內非小細胞肺癌(NSCLC)模型中均顯示出優異的活性。

  在2020年AACR大會上報道了伯瑞替尼治療c-Met異常的晚期非小細胞肺癌的I期臨床試驗結果,研究共納入37例經治但未接受c-Met抑制劑或HGF靶向治療的局部晚期或轉移性晚期NSCLC患者。研究分為劑量遞增(19例)和劑量擴展(18例)兩個階段進行。

  研究結果顯示,8例患者僅檢出c-MET過表達,11例僅攜帶Ex14跳躍突變,8例僅檢出MET基因擴增,另外10例患者檢出不止一種MET變異。伯瑞替尼總體耐受性良好,未出現劑量限制性毒性。在所有36例可評估療效的患者中,伯瑞替尼的客觀緩解率(ORR)為30.6%(11/36) ,疾病控制率(DCR)為94.4% (34/36)。

  伯瑞替尼治療數據

  綜上,伯瑞替尼治療c-Met異常的晚期非小細胞肺癌的療效可觀,前景廣闊。

  目前包括伯瑞替尼、谷美替尼在內的多款MET抑制劑新藥的臨床試驗均在招募國內患者。

  由于藥物種類較多,且部分藥物尚未公開名稱及具體數據,因此大家可以線聯系無癌家園醫學部進行咨詢,由專業醫學顧問指導大家進行選擇。

  肺癌精準治療,基因檢測先行

  小編給大家介紹完這幾款我國自主研發的抗癌新藥后,大家不禁會想,靶向藥既然這么好,那是否能夠人人都適用呢?其實并非如此!這是因為不同患者攜帶的突變基因存在差異,因此用藥前應該通過基因檢測?;驒z測能夠幫助腫瘤醫生針對不同分子變異類型的患者,選擇適合他們的治療方案,從而實行靶向藥物治療。

  肺癌可以分為小細胞肺癌和非小細胞肺癌,非小細胞癌又分為腺癌、鱗癌、腺鱗癌和大細胞癌,其中腺癌占主導地位,其次是鱗癌,而小細胞癌不到15%。

  臨床對于肺腺癌研究的比較多,發病機制研究比較清楚,導致肺腺癌突變的驅動基因突變70%~80%已被發現。在亞洲人群里面,最常見的是EGRF突變,其次是ALK、ROS1、KRAS等。肺腺癌的國內外治療指南里面都強調了要做基因檢測。此外,“無檢測,不治療”已經成為肺癌??漆t師“必需”的診療行為,這無疑更強調了做基因檢測的重要性!

  肺癌各種基因靶點突變及概率

  對肺鱗癌來說,如果是活檢小標本,不吸煙女性的肺鱗癌主張做基因檢測,如果是吸煙的男性鱗癌,則指南不推薦做基因檢測。相關文章:肺癌靶向治療幕后的推手—基因檢測,你所關心的問題都在這!

  小編有話說

  對于不同基因突變或不同類型的肺癌,都有不同的規范化的治療方案。如果早期治療,可以達到很好的療效。對于晚期的患者,也同樣應該接受規范化的正規治療,這樣不僅可以延長生命,而且還可以達到提高生活質量的目的。此外,

  所以確診為是惡性腫瘤后,一定要帶上所有的檢查結果,去腫瘤??漆t院進行會診,請腫瘤科專家給出適合自己的治療方案,這樣才不會耽誤您的病情。最后祝愿每位患者都能夠早日康復,重新擁抱健康!

  參考文獻

  1.https://www.eurekalert.org/pub_releases/2020-10/eofr-iok102320.php

  2.https://ascopubs.org/doi/abs/10.1200/JCO.2020.38.15_suppl.9519

全球腫瘤醫生網提醒患者:國內細胞免疫治療技術,包括cart細胞,樹突細胞疫苗,NK細胞

TILs細胞,TCR t細胞治療癌癥疫苗等技術均處于臨床試驗階段,未獲準在醫院正式使用。國內患者可以參加正規臨床試驗,在醫生的監管下使用,全球腫瘤醫生網不推薦患者貿然嘗試任何醫療機構和研發機構的收費治療。
本網站新聞資訊、文章、研究數據、治療案例均來自于國內外醫學論文,所涉及到的新藥、新技術有可能還處于臨床研究階段,患者不能作為治療疾病的依據。癌癥治療目前尚無治愈手段,患者需要在醫生的指導下,在醫院接受正規治療或參加新藥新技術臨床試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