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三级色情动漫图片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胃癌靶向治療

派姆單抗聯合曲妥珠單抗、氟嘧啶和含鉑化療治療局部晚期或轉移性HER2陽性胃及胃食管交界處腺癌一線治療方案獲FDA批準

全球腫瘤醫生網2021-05-07胃癌靶向治療7442

  派姆單抗聯合曲妥珠單抗、氟嘧啶和含鉑化療治療局部晚期或轉移性HER2陽性胃及胃食管交界處腺癌一線治療方案獲FDA批準

  2021年5月6日,FDA批準了派姆單抗的新聯合用藥方案,用于一線治療無法切除的局部晚期或轉移性HER2陽性胃及胃食管交界處腺癌患者。

  該批準基于KEYNOTE-811試驗(NCT03615326)的中期分析結果,派姆單抗聯合曲妥珠單抗、氟嘧啶和含鉑化療的方案在一線治療中展現出了非常出色的效果,在既往曲妥珠單抗方案的基礎上進一步提升。

  超越曲妥珠單抗!一線緩解率達74%

  根據目前已經公開的中期分析結果,派姆單抗+曲妥珠單抗組合一線治療HER2陽性胃及胃食管結合部腺癌患者的整體緩解率高達74%,中位緩解持續時間10.6個月;而使用安慰劑替代聯合方案中的派姆單抗,患者整體緩解率僅有52%,中位緩解持續9.5個月。

  20%的緩解率跨越,百萬患者獲益

  大家可千萬不要小看這20%的緩解率提升。胃癌是一類患病人數極多的“大癌種”,全球每年新發患者數量超過108萬,我國每年新發患者數量也接近50萬。在胃癌中HER2陽性的檢出率在20%左右,受眾群體非常龐大。

  目前針對HER2陽性的胃癌及胃食管交界處患者的治療方案,大都集中于曲妥珠單抗及基于曲妥珠單抗等靶向藥物的抗體-藥物偶聯物(ADC)。派姆單抗的獲批,強勢宣告了免疫治療在這一領域的卓越潛力。

  尤其是此次一線治療新方案的成功,超過20%的緩解率提升,不僅讓上百萬原本對曲妥珠單抗方案無響應的胃癌患者帶來了全新的希望,還為其它各類可能因HER2突變驅動的癌癥的治療指明了新的方向。

  打不過就加入?免疫+靶向開啟全新紀元!

  01、ROUND 1:派姆單抗 vs 胃癌

  事實上,派姆單抗并非第一次“挑戰”胃癌的治療。

  在KEYNOTE-059試驗中,派姆單抗治療曾接受過二線或以上化療的胃及胃食管交界處腺癌患者(相當于將派姆單抗作為三線及后線治療方案使用),其中PD-L1表達陽性(CPS≥1)的患者,整體緩解率15.5%,中位緩解持續16.3個月,療效良好。

  但在其后的Ⅲ期KEYNOTE-062試驗中,派姆單抗一線治療晚期胃癌患者的療效并不盡如人意。盡管在CPS≥10的患者中,派姆單抗治療患者的中位總生存期達到17.4個月,顯著超過了化療患者的10.8個月,但在其它亞組中的結果卻并不能令人滿意。

  派姆單抗治療胃及胃食管交界處腺癌的數據

  在緩解率方面,派姆單抗單藥治療的緩解率(CPS≥1的患者整體緩解率14.8%,CPS≥10的患者為25.0%)甚至低于化療(37.2%和37.8%)。

  02、ROUND 2:免疫治療 vs 胃癌

  而嘗試過治療胃及胃食管結合部癌適應癥的免疫治療藥物并不只有派姆單抗,包括納武單抗、阿維魯單抗在內的多款藥物都嘗試過將胃癌的免疫治療向前推進至二線、一線,雖然算不上突破,但也有一些進展。

  CheckMate-649試驗中,納武單抗一線治療PD-L1表達陽性的患者,在總生存期方面具有一定的優勢(13.8個月 vs 11.6個月),在PD-L1 CPS≥5的患者中優勢更加顯著(14.4個月 vs 11.1個月),目前已經獲批。

  納武單抗一線治療PD-L1表達陽性的胃及胃食管結合部腺癌的數據

  而阿維魯單抗三線治療的JAVELIN Gastric 300試驗結果并不太理想,中位總生存期(4.6個月 vs 5.0個月)和無進展生存期(1.4個月 vs 2.7個月)均不及對照組化療方案。

  整體來說,免疫治療在胃癌治療、尤其是胃癌前線治療中的“前進道路”頗有一些艱難。

  03、ROUND 3:免疫+靶向 vs 胃癌

  當時,研究者表示將進一步探索更加適合評估派姆單抗療效的生物標志物,但就在不久之后,于2018年底開始進行的KEYNOTE-811試驗終于公開了結果——盡管單藥的效果有限,但派姆單抗聯合曲妥珠單抗及化療的效果,狠狠地打了一場“翻身仗”!

  我們都熟知曲妥珠單抗在HER2基因驅動的癌癥的治療中的重要地位。曲妥珠單抗問世之后的二十多年里,能超越這款藥物的寥寥無幾,各類HER2抑制劑都以曲妥珠單抗的療效為標桿。

  以PD-1/PD -L1抑制劑為代表的免疫治療藥物的問世,使癌癥的精準治療終于不再是靶向治療“單腳走路”。而免疫與靶向的“聯手”,即免疫+靶向的聯合治療方案,更是成為了精準治療發展的一個主流方向,有望突破許多免疫與靶向單藥方案難以攻克的“難治”疾病。

  但長期以來,能夠與免疫治療藥物達成組合、共同發揮治療效果的,大都是一類特殊的靶向治療藥物——抗血管生成抑制劑。

  派姆單抗與曲妥珠單抗聯合方案獲批一線,代表的并不僅僅是免疫治療在胃癌一線治療中的一次全新突破,更是開創了免疫+靶向方案的一個全新紀元。我們幾乎可以想象得到,在不久的將來,以這一試驗的成功為范本,越來越多的免疫+靶向聯合方案將投入臨床應用。

  其一是在HER2基因突變驅動的其它類型癌癥,如乳腺癌、食道癌等的治療中,派姆單抗與曲妥珠單抗方案的“聯手”能否帶來更多突破。

  其二是免疫治療藥物是否也能夠與非抗血管生成的其它靶向藥物聯合,在其它基因突變驅動的癌癥的治療中發揮同樣優秀的效果。

  其三在于這20%的響應率(緩解率)提升,在前線方案中加入免疫藥物,是否總是能夠有效提升原有藥物治療方案的響應率。

  我們相信,新的一年必定會是免疫治療的新一個突破之年。我們期待這些方案能夠擔起重任,成為癌癥患者治療的新希望。

全球腫瘤醫生網提醒患者:國內細胞免疫治療技術,包括cart細胞,樹突細胞疫苗,NK細胞

TILs細胞,TCR t細胞治療癌癥疫苗等技術均處于臨床試驗階段,未獲準在醫院正式使用。國內患者可以參加正規臨床試驗,在醫生的監管下使用,全球腫瘤醫生網不推薦患者貿然嘗試任何醫療機構和研發機構的收費治療。
本網站新聞資訊、文章、研究數據、治療案例均來自于國內外醫學論文,所涉及到的新藥、新技術有可能還處于臨床研究階段,患者不能作為治療疾病的依據。癌癥治療目前尚無治愈手段,患者需要在醫生的指導下,在醫院接受正規治療或參加新藥新技術臨床試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