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三级色情动漫图片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胃癌靶向治療

速遞|FDA授予Bemarituzumab聯合mFOLFOX6方案突破性療法,用于FGFR突變的胃癌一線治療方案

全球腫瘤醫生網2021-04-22胃癌靶向治療7370

  速遞|FDA授予Bemarituzumab聯合mFOLFOX6方案突破性療法,用于FGFR突變的胃癌一線治療方案

  2021年4月20日,FDA授予安進公司研發的Bemarituzumab突破性療法稱號,用于聯合改良的FOLFOX6方案(mFOLFOX6),一線治療FGFR2b陽性、HER2陰性的局部晚期或轉移性胃及胃食管交界處癌患者。

  FDA在公告中稱,超過10%的局部晚期或轉移性胃及胃食管交界處癌患者存在FGFR2b的過表達,Bemarituzumab方案將為這部分患者提供全新的解決方案。

  中位無進展生存高至14.1個月,高表達患者療效更佳

  根據2021年胃腸道腫瘤專題研討會上公開的結果,在意向性治療(ITT)的患者共155例中,Bemarituzumab+mFOLFOX6治療的患者中位無進展生存期9.5個月,1年無進展生存率52.5%;而使用安慰劑+mFOLFOX6治療的患者,中位無進展生存期7.4個月,1年無進展生存率33.8%。

  01、亞組分析:表達水平更高,生存期更長

  亞組分析同樣支持這一結果。在FGFR2b表達水平更高,即免疫組化(IHC)2+/3+占樣本的10%以上的亞組中,Bemarituzumab+mFOLFOX6治療的患者中位無進展生存期為14.1個月,1年無進展生存率57.0%,顯著超過了安慰劑+mFOLFOX6治療患者的7.3個月和26.4%。聯合治療組患者的中位總生存期尚未達到,而安慰劑組患者的中位總生存期為11.1個月。

  在FGFR2b表達水平較高,即免疫組化(IHC)2+/3+占樣本的5%以上的亞組中,Bemarituzumab+mFOLFOX6治療的患者中位無進展生存期為10.2個月,1年無進展生存率56.3%,顯著超過了安慰劑+mFOLFOX6治療患者的7.3個月和28.6%。

  02、緩解率:高至47%,持續12.2個月

  在響應率及持續時間方面,Bemarituzumab+mFOLFOX6治療的整體緩解率為47%,中位緩解持續12.2個月,顯著超過了安慰劑+mFOLFOX6治療的33%和7.1個月。

  關于Bemarituzumab

  Bemarituzumab是一款由安進公司研發的FGFR2b抗體藥物,主要用于抑制成纖維細胞生長因子(FGFs)與FGFR2b的結合及活化過程,目前其正在進行臨床試驗的適應癥主要為胃癌、胃食管結合部癌。

  目前,這款藥物的中國中心臨床試驗正在進行。

  關于FGFR

  FGF/FGFR信號傳導通路幾乎存在于所有器官的發育、血管的生成以及淋巴管的生成當中,是人體最重要的通路之一。FGF家族“成員”數量高達22種以上,通過四個重要基因(FGFR1、FGFR2、FGFR3和FGFR4)激活。

  其中,FGFR2是最常見的亞型,約占全部FGFR突變的。FGFR2突變具有一定的排他性,多項統計結果均顯示,FGFR2突變不與其它突變類型共存。

  FGFR的異常常見于各類消化系統腫瘤中,檢出率在10%左右,尤其常見于膽管癌。在膽管癌的治療中,多款FGFR抑制劑均已經展現出了非常出色的療效。其中,Futibatinib治療的整體緩解率為37.3%,疾病控制率82.1%,中位緩解持續時間8.3個月;Infigratinib治療的整體緩解率為23.1%,患者中位無進展生存期為7.3個月。

  根據此次公告中FDA給出的數據,胃及胃食管交界處癌中FGFR2占比超過10%。對于這部分晚期或轉移性患者來說,化療曾經是唯一的選擇,響應率及生存期均不理想。

  FGFR抑制劑的問世,為這部分患者帶來了全新的希望。Bemarituzumab與化療聯合方案的療效顯著超過了傳統化療方案,我們非常期待這款藥物及其治療方案能夠在后期研究中取得更好的數據,成為這部分患者的優選。

  目前,國內也有一些同靶點藥物的臨床試驗正在招募患者,如FGFR2抑制劑ARQ078、FGFR4抑制劑SY-4798、ZSP1241等。有需求的患者可以聯系全球腫瘤醫生網醫學部(400-666-7998)了解招募詳情,或進行申請。

全球腫瘤醫生網提醒患者:國內細胞免疫治療技術,包括cart細胞,樹突細胞疫苗,NK細胞

TILs細胞,TCR t細胞治療癌癥疫苗等技術均處于臨床試驗階段,未獲準在醫院正式使用。國內患者可以參加正規臨床試驗,在醫生的監管下使用,全球腫瘤醫生網不推薦患者貿然嘗試任何醫療機構和研發機構的收費治療。
本網站新聞資訊、文章、研究數據、治療案例均來自于國內外醫學論文,所涉及到的新藥、新技術有可能還處于臨床研究階段,患者不能作為治療疾病的依據。癌癥治療目前尚無治愈手段,患者需要在醫生的指導下,在醫院接受正規治療或參加新藥新技術臨床試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