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三级色情动漫图片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肺癌免疫治療

肺癌不化療,非小細胞肺癌免疫治療最新進展縱覽

全球腫瘤醫生網2021-03-08肺癌免疫治療7918

全球腫瘤醫生網提醒患者:國內細胞免疫治療技術,包括cart細胞,樹突細胞疫苗,NK細胞,TILs細胞,TCR t細胞治療,癌癥疫苗等技術均處于臨床試驗階段,未獲準在醫院正式使用。國內患者可以參加正規臨床試驗,在醫生的監管下使用,全球腫瘤醫生網不推薦患者貿然嘗試任何醫療機構和研發機構的收費治療?!?/u> 

肺癌不化療,非小細胞肺癌免疫治療最新進展縱覽

  非小細胞肺癌免疫聯合治療

  靶向治療和免疫治療是癌癥精準治療最重要的兩個支柱,而這兩類治療手段,在肺癌領域的發展都比較成熟。

  各類指南都推薦晚期非小細胞肺癌患者接受基因檢測,首先篩選多種常見驅動基因,以評估是否能接受靶向藥物的治療。但仍有相當一部分患者驅動基因陰性,與靶向藥物“擦肩而過”。

  免疫治療是另一類受到指南認可的精準治療選擇。在最新更新的NCCN非小細胞肺癌指南中,多種免疫治療方案成為了無驅動基因突變的非小細胞肺癌患者一線治療選擇。

  與此同時,免疫治療也是目前癌癥精準醫療發展最為迅速的領域之一?;蛩幬飬R為大家總結了目前最具影響力的多項一線免疫聯合療法臨床試驗,帶大家共同了解肺癌最前沿的研究進展,與未來的發展方向。

  01、ONO-4538-52試驗:納武單抗與化療的多藥組合

  目前,對于PD-L1表達水平≥50%,以及PD-L1表達水平在1%~49%之間的非小細胞肺癌患者,納武單抗聯合治療方案已經成為了NCCN指南中的一線推薦方案,但并非首選推薦方案。

  ONO-4538-52試驗與阿特珠單抗的IMpower150試驗有一些相似之處,均基于卡鉑/紫杉醇/貝伐單抗的框架,并在研究組中添加了免疫檢查點抑制劑納武單抗(IMpower150試驗分析的是阿特珠單抗)以評估其療效。

  根據ONO-4538-52試驗的結果,接受納武單抗+卡鉑+紫杉醇+貝伐單抗治療的患者,中位無進展生存期為12.1個月,整體緩解率61.5%;而接受安慰劑+卡鉑+紫杉醇+貝伐單抗治療的患者,中位無進展生存期8.1個月,整體緩解率50.5%。

  兩組患者的總生存期數據尚不成熟,但納武單抗聯合治療組已經展現出了一些優勢,達到了25.4個月,超過了安慰劑組的24.7個月。

  02、WJOG @BE試驗:阿特珠單抗與貝伐單抗的聯合用藥選擇

  WJOG @BE試驗是一項來自日本的Ⅱ期試驗,為單臂試驗(不設置對照組),主要用于評估阿特珠單抗和貝伐單抗的聯合方案治療PD-L1表達水平較高(≥50%)的患者的療效。

  該研究主要觀察患者對于聯合治療方案的響應率,而結果令人振奮,接受聯合療法治療的患者整體緩解率達到了64%,此外還有28%的患者保持疾病穩定,即疾病緩解率高達92%。

  患者的緩解持續也非??捎^,中位無進展生存期為15.9個月,中位緩解持續時間為10.9個月。研究者指出,患者的1年無進展生存率為55%,1年總生存率為70.6%,非常令人振奮。

  目前,阿特珠單抗的單藥治療方案已經被寫入了NCCN指南,作為PD-L1表達水平≥50%的患者的一線治療首選方案之一。

  免疫+抗血管,有望改變臨床實踐

  抗血管生成類藥物,即包括貝伐單抗、雷莫蘆單抗、安羅替尼等在內的一類VEGF/VEGFR抑制劑,在各類癌癥的治療當中正在發揮著非常獨特的作用。

  單獨應用時,這類藥物很難表現出非常出色的效果,但在與其它類型的藥物,如化療藥物、其它靶向治療藥物及免疫治療藥物等聯合應用時,抗血管生成類藥物的加入卻能夠使整體療效取得一個非常顯著的提升。

  包括非小細胞肺癌在內,越來越多的癌種都迎來了與抗血管生成類藥物相關的聯合用藥方案。專家指出,如果期望得到比較高的響應率,可以考慮此類聯合用藥方案。包含抗血管生成類藥物在內的聯合用藥方案的緩解率,通常能夠超過單藥方案。

  WJOG @BE試驗的成功,就是這一治療方案非常好的范例。

  03、EMPOWER-LUNG 1試驗:西米普利單抗聯合化療

  西米普利單抗是一款PD-1抑制劑,問世較晚,于2018年獲得FDA批準的首個適應癥。在非小細胞肺癌的治療中,西米普利單抗單藥治療取得了超越化療的效果。

  EMPOWER-LUNG 1試驗中納入了710例未接受過免疫治療的,EGFR、ALK、ROS1驅動基因陰性的晚期非小細胞肺癌初治患者。

  結果顯示,接受西米普利單抗治療的患者,中位無進展生存期為8.2個月,超過了接受雙鉑類化療的患者的5.7個月;接受化療的患者,中位總生存期為14.2個月,而接受西米普利單抗治療的患者中仍有超過50%存活,尚未達到總生存期數據。

  而在緩解率方面,西米普利單抗也全面超過了化療方案治療的患者。且患者對西米普利單抗治療的響應率,也與患者自身PD-L1的表達水平有著密切的關系。表達水平更高的患者,對于西米普利單抗治療的響應率也越高。

  西米普利單抗聯合化療治療非小細胞肺癌的數據

  肺鱗癌與免疫治療

  肺鱗癌,又稱肺鱗狀上皮細胞癌,是肺癌最常見的類型,約占原發性肺癌的40%~51%。在EMPOWER-LUNG 1試驗所納入的患者中,肺鱗癌患者約占45%,這部分患者獲得的臨床益處更加顯著。

  在所有的肺癌當中,肺鱗癌屬于一種對免疫治療更加敏感的亞型。越來越多的研究結果已經證實了這一結論,不論患者使用的是PD-1抑制劑或PD-L1抑制劑,或哪一款藥物,試驗結果都表現出了類似的傾向。

  當然,越來越多的臨床試驗也同時證明了一點,盡管在化療后應用免疫檢查點抑制劑同樣能夠獲益,但越早使用免疫治療,患者可能獲得的療效也越好。

  04、CHECKMATE 227試驗:雙免疫"黃金搭檔"O+Y

  2020年的NCCN指南中正式將雙免疫組合納武單抗和伊匹木單抗(“O+Y”)寫入非小細胞肺癌的一線治療推薦,認可了雙免疫聯合方案在一部分患者當中的出色療效。關于O+Y方案,大家可以參考《雙免疫O+Y組合寫入最新NCCN肺癌指南!從靶向到免疫,癌癥精準治療時代到來!》。

  根據CHECKMATE 227試驗最新更新的3年研究數據,不論患者PD-L1表達水平如何(≥1%或<1%),都可以從O+Y的雙免疫聯合方案中獲益。

  目前,O+Y獲批的適應癥主要為PD-L1表達水平≥1%的非小細胞肺癌患者,研究者指出,指南同樣建議將PD-L1表達水平<1%的患者納入適應癥范圍,為這部分患者提供更優的選擇。

  05、CHECKMATE 9LA試驗:O+Y聯合2個周期化療的嘗試

  專家指出,通常情況下,醫生和研究者傾向于根據診療標準為患者制定4~6個周期的化療計劃。但在CHECKMATE 9LA試驗中,研究者對比了O+Y+2個周期化療和單獨接受4個周期化療的療效。在這項研究中,O+Y的組合將替代一部分化療,發揮效果。

  根據研究者公開的中期分析結果,接受O+Y+2個周期化療的患者,中位總生存期為14.1個月,超過了接受4個周期化療患者的10.7個月。不論患者PD-L1表達水平如何,都能從治療中獲益。

  研究者指出,這一方案最初因過于復雜而受到了一些批評,但根據已經得到的療效,免疫與化療的序貫方案也不失為一種可行的參考。

  一線免疫治療,真正發揮免疫治療潛力的選擇

  免疫治療應該什么時間用?這是一個困擾著許多患者的難題。自今年新版的醫保目錄開始施行之后,相信免疫治療將被納入越來越多的肺癌患者的選擇當中。

  1、驅動基因陽性的患者

  根據各類指南所給出的標準,晚期非小細胞肺癌患者在選擇治療方案時,首先應該評估除KRAS以外的驅動基因突變。存在EGFR、ALK、ROS1以及MET等驅動基因的非小細胞肺癌患者,首先應當考慮靶向治療。不論患者的PD-L1表達水平多高,免疫治療都應該作為現有靶向藥物治療失敗后的后線方案選擇。

  2、驅動基因陰性、PD-L1表達水平高的患者

  而各類驅動基因陰性的患者,若PD-L1表達水平比較高、接受免疫治療的期望獲益比較高,那么自然應當將免疫治療放在一線治療的位置。但若患者存在一些免疫治療的禁忌癥或危險因素,或者經濟情況難以負擔,那也可能需要酌情考慮避免免疫治療。

  3、驅動基因陰性、PD-L1表達水平低的患者

  對于驅動基因陰性、PD-L1表達水平又比較低的患者,其實也可以考慮前線選擇免疫治療。因為免疫治療的療效相對依賴患者自身的免疫水平,若患者自身的免疫細胞數量已經很低、免疫能力比較差,那么即使去掉了癌細胞對免疫細胞的抑制效果,也很難對癌細胞造成有力的殺傷了。

  總之,盡管從理論研究及臨床研究的結論上來說,免疫治療有越早使用、獲益越顯著的特點,但是否要在前先使用免疫治療,仍然需要結合患者自身的特點來決定。

  我們衷心希望每位患者都能找到適合自己的治療方案,最終收獲“長生”。

  肺癌新藥臨床試驗正在免費招募患者

  為了幫助大家更好地了解新藥、選擇適合自己的臨床試驗項目,基因藥物匯為大家精選了正在招募肺癌患者的臨床試驗項目。

  列入表格以及未列入表格的臨床試驗項目還有很多,大家可以先行咨詢全球腫瘤醫生網醫學部(400-666-7998),后在專業醫學顧問的指導下進行選擇。

  非小細胞肺癌臨床試驗招募

全球腫瘤醫生網提醒患者:國內細胞免疫治療技術,包括cart細胞,樹突細胞疫苗,NK細胞

TILs細胞,TCR t細胞治療癌癥疫苗等技術均處于臨床試驗階段,未獲準在醫院正式使用。國內患者可以參加正規臨床試驗,在醫生的監管下使用,全球腫瘤醫生網不推薦患者貿然嘗試任何醫療機構和研發機構的收費治療。
本網站新聞資訊、文章、研究數據、治療案例均來自于國內外醫學論文,所涉及到的新藥、新技術有可能還處于臨床研究階段,患者不能作為治療疾病的依據。癌癥治療目前尚無治愈手段,患者需要在醫生的指導下,在醫院接受正規治療或參加新藥新技術臨床試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