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三级色情动漫图片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胃癌免疫治療

中國首個胃癌免疫治療,胃癌PD-1治療藥物納武利尤單抗(O藥)正式獲批

全球腫瘤醫生網2020-03-16胃癌免疫治療72539

  中國首個胃癌免疫治療,胃癌PD-1治療藥物納武利尤單抗(O藥)正式獲批

  納武利尤單抗(O藥)在中國正式獲批

  2020年3月11日,中國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正式批準了納武利尤單抗增加胃/胃食管連接部腺癌的適應癥,用于治療既往接受過兩種或兩種以上全身性治療方案的晚期或復發性胃/胃食管連接部腺癌患者。這也是中國大陸首個且目前唯一獲批用于胃癌的免疫腫瘤藥物。

  自2014年7月成為全球首個獲得監督機構批準的PD-1單抗藥物,納武利尤單抗已在全球超過65個國家及地區獲批,涉及11個瘤種20項適應癥,是目前獲批適應癥最多的PD-1單抗之一。

  納武利尤單抗

  2018年6月,納武利尤單抗作為首個在中國大陸上市的免疫治療PD-1單抗藥物,獲批用于非小細胞肺癌的治療,實現了中國腫瘤免疫治療從無到有的突破,開起了腫瘤免疫治療的新篇章。

  而后,納武利尤單抗持續領跑。2019年10月,納武利尤單抗獲批用于頭頸部鱗癌的治療,成功中國大陸頭頸癌首個獲批的免疫治療藥物。

  此次獲批用于胃癌/胃食管連接部腺癌,是納武利尤單抗在中國的第三個適應癥。三個適應癥,三個首次獲批,納武利尤單抗也成為國內獲批治療瘤種最多的免疫治療藥物。

  這一刻已經等了很久,無論是國內幾十萬的胃癌患者們,還是站在臨床一線的腫瘤科醫生們,都迫切的需要一針“雞血”,來振奮起對抗胃癌的精氣神。

  要知道,長期以來,對于胃癌的治療都不盡如人意。相比起很多其它癌種,說起胃癌,醫生和患者們更多的是感到無奈,這其中又特別是中國的胃癌患者。

  中國是胃癌的高發大國,有多高發呢?全球胃癌患者有近一半都在中國[1,2]。然而,作為發病率僅次于肺癌的惡性腫瘤,胃癌的總體五年生存率卻不足50%[1,3]。

  造成這種狀況的原因,一方面是因為中國胃癌在篩查和早診方面的整體情況較薄弱,大多數發現時已是進展期;另一方面是因為胃癌具有高度的異質性,使得對于胃癌的的系統性治療進展相對緩慢,治療手段極其有限[1]。

  早中期胃癌通過手術和輔助治療可以取得不錯的治療效果;晚期胃癌的治療仍以化療為主,盡管將靶向藥物用于胃癌各線治療的研究從未間斷,但結果都不太理想。一二線的化療和靶向治療都用完之后,三線更不可能再有合適的治療藥物,導致晚期胃癌復發率和轉移率都很高,患者總體預后較差,中位生存期難以突破2年。

  在這樣死氣沉沉的背景之下,O藥的獲批就顯得彌足珍貴,它突破了中國胃癌治療“后線缺藥”的僵局,標志著晚期胃癌的治療邁入免疫治療新時代。

  適應癥的獲批自然是基于相應的臨床研究數據,此前的很長一段時間里,胃癌治療都缺乏突破性的進展,直到納武利尤單抗帶著ATTRACTION-2研究[4]出現在人們的視野里。

  納武利尤單抗治療1年生存率27.3%,緩解患者生存期超2年

  每個癌種都有那么幾個經典研究讓人印象深刻,對于胃癌來說,ATTRACTION-2研究這一具有里程碑意義的開拓性免疫治療研究就是其中之一。

  近年來,免疫治療在多個腫瘤領域,如非小細胞肺癌、腎細胞癌、黑色素瘤等都取得了飛速發展。然而,相比于在其他瘤種上已完成一線及新輔助沖擊,免疫治療關于胃癌的探討起步較晚。

  敲開胃癌免疫治療大門的,正是ATTRACTION-2研究。2017年,ATTRACTION-2研究作為胃癌免疫治療的“第一研究”,其研究結果發表在《Lancet》雜志上,這也是迄今唯一成功的胃癌免疫腫瘤治療隨機雙盲對照臨床試驗。

  在今年1月美國臨床腫瘤學會胃腸道腫瘤研討會(ASCO-GI)上,更是公布了ATTRACTION-2研究隨訪3年生存數據,是迄今為止胃癌三線治療的最長隨訪數據[5]。

  作為一項在亞洲人群中開展的隨機、雙盲、安慰劑對照的Ⅲ期臨床研究,ATTRACTION-2研究旨在評估納武利尤單抗用于接受過二線或以上治療后進展的不可切除、經治晚期或復發性胃癌(包括胃食管連接部癌)的療效及安全性。

  研究納入493例(日本226例、韓國220例和中國臺灣47例)二線及以上化療失敗的晚期胃/胃食管連接部腺癌患者,2:1隨機分組接受納武利尤單抗(n=330)或安慰劑治療(n=163),主要研究終點是中位總生存期。

  結果顯示

  納武利尤單抗在早期即顯示出生存獲益。1年生存率較安慰劑組提升2倍,達到27.3%,安慰劑組僅為11.6%。最近出爐的3年生存率,納武利尤單抗組依然高于安慰劑組,分別為5.6% vs 1.9%。納武利尤單抗組和安慰劑組分別有15例和3例患者存活時間超過3年,安慰劑組的3例患者中,2例在后續接受了納武利尤單抗治療。

  胃癌納武利尤單抗治療3年隨訪OS結果

  圖1:3年隨訪OS結果

  并且,納武利尤單抗的生存獲益非常持久。納武利尤單抗組有32位(9.7%)患者取得完全緩解或部分緩解,其中位總生存期進一步延長,達到驚人的26.7個月,超過2年大關,而對照組沒有患者取得完全患者或部分緩解。即使是取得疾病穩定的患者,納武利尤單抗組的中位總生存期在數值上長于安慰劑組(8.87個月vs 7.62個月)。

  胃癌納武利尤單抗治療獲得緩解患者3年OS數據

  圖2:獲得緩解患者3年OS數據

  在安全性方面,不良反應率低且可控。大多數患者的首次治療相關不良反應發生在開始納武利尤單抗治療3個月內,在后續3年的隨訪過程中未再發現新的安全性事件。并且,出現某些治療相關不良反應的患者中位總生存期更長,約為未出現不良反應患者的兩倍(7.95個月vs 3.81個月),3年生存率超過10%。

  萬事開頭難,作為胃癌免疫治療的開創性研究,沒有這樣的臨床試驗,我們永遠等不到胃癌患者接受免疫治療的那一天。一直以來,晚期胃癌的末線治療始終缺乏有效的方案,納武利尤單抗在胃癌三線臨床試驗中顯示出的有效性和安全性為胃癌治療帶來了突破性進展,率先奠定了胃癌免疫治療在三線及后線的基礎。

  納武利尤單抗是唯一證實能為中國患者帶來獲益的PD-1單抗

  東西方人群胃癌存在顯著差異,無論是發病特征、腫瘤生物學特征、人種遺傳背景、分子生物學行為,還是治療模式和藥物選擇等方面都有很大不同。例如,歐美國家胃癌發病率較低,且多數是近端胃癌,而東方高發的胃癌以遠端胃癌為主。

  胃癌的這種東西方差異決定了并非所有臨床試驗的結果都適用于中國患者,我們需要來自亞洲及中國人群的研究數據,以指導臨床治療。而納武利尤單抗的ATTRACTION-2研究則非常好的符合了這一需求。

  同樣是胃癌免疫治療的臨床研究,很多研究都納入了歐美人群,而作為開創性研究的Ⅲ期ATTRACTION-2,是一項在全亞洲人群(日本,韓國,中國臺灣)中開展的期隨機、雙盲、安慰劑對照的臨床試驗。其研究結果,首次明確了納武利尤單抗在東亞人群胃癌患者的有效性和安全性,這也是迄今唯一證實能為中國胃癌患者帶來生存獲益的PD-1單抗。

  不僅如此,在亞洲人群中,中國胃癌患者從免疫治療中的獲益可能優于總體人群。

  2019年,CSCO大會胃癌專場就ATTRACTION-2研究中國臺灣地區亞組數據進行了口頭匯報[6],從亞組分析結果來看,中國臺灣地區亞組患者的療效和安全性結果與整體人群數據基本一致。

  從死亡風險的角度比較,納武利尤單抗組總生存期風險比為0.49,降低一半以上的死亡風險,這一數值在整體人群為0.62,優勢更為突出。

  在總生存率方面,納武利尤單抗組1年總生存率為20%,2年總生存率為10%,而安慰劑組的數值早在1年前就已歸0,納武利尤單抗組的藍色“生存拖尾”線讓人印象深刻。

  納武利尤單抗組藍色“生存拖尾”十分亮眼

  圖3:納武利尤單抗組藍色“生存拖尾”十分亮眼

  中國臺灣地區亞組數據,于中國大陸的胃癌患者而言,相比日本韓國數據更具借鑒意義。一方面,中國臺灣的人種與中國大陸的人種同種同根、血濃于水,研究數據針對同一個種族的應用更為適合;另一方面,胃癌發病率與死亡率有明顯的地域差別,關系到地域環境、飲食習慣、經濟水平等因素,中國臺灣與中國大陸的疾病情況也更為相似。

  基于ATTRACTION-2的研究結果,日本、韓國、新加坡、中國臺灣等地區批準了納武利尤單抗用于治療化療后進展的不可切除的晚期或者復發性胃癌。

  進入2019年,CSCO胃癌診療指南將單藥PD-1單抗由Ⅲ級推薦提升為Ⅱ級推薦(1B證據),進一步奠定了免疫治療在晚期胃癌后線治療中的重要地位。

  內容來源:微信公眾號胃癌康復君

全球腫瘤醫生網提醒患者:國內細胞免疫治療技術,包括cart細胞,樹突細胞疫苗,NK細胞

TILs細胞,TCR t細胞治療癌癥疫苗等技術均處于臨床試驗階段,未獲準在醫院正式使用。國內患者可以參加正規臨床試驗,在醫生的監管下使用,全球腫瘤醫生網不推薦患者貿然嘗試任何醫療機構和研發機構的收費治療。
本網站新聞資訊、文章、研究數據、治療案例均來自于國內外醫學論文,所涉及到的新藥、新技術有可能還處于臨床研究階段,患者不能作為治療疾病的依據。癌癥治療目前尚無治愈手段,患者需要在醫生的指導下,在醫院接受正規治療或參加新藥新技術臨床試驗。